网站公告:

x

影评 在穹苍下共舞,在光年外各自灿烂

阅读数:542 野孩子1eo   高级会员   2017-02-16   | 收藏
某一天 某一刻 某次呼吸,我们终将再分离;而我的 自传里 曾经有你,没有遗憾的诗句。

在穹苍下共舞,在光年外各自灿烂


——电影《爱乐之城》评论


文/野孩子1eo 


原创文章 未经授权 不得转载
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

电影《爱乐之城》的剧情可谓是老生常谈了,但其彰显内核的形式却是新颖的。

热烈的音乐和欢快的舞步,在艾玛·斯通和瑞恩·高斯林以及一群卓越演员的诠释下,转化成了支撑起这部电影的夯实基础,蓦然间,这一座丰碑拔地而起,直入云端。

电影一开头的纵情歌舞,不仅是影片后续内容与主旨的高度浓缩,更刮起了一阵热烈、躁动的风,它迎面袭向观众,令人抖擞又几欲沉沦,视听被撼动的须臾,便跌进了LA清爽的一天里。音乐戛然,风过后停歇下来的万千元素——爵士、歌喉、舞步……——纷至沓来,一时间,花开满树。

该电影用“冬—春—夏—秋—冬”这样循环一圈的叙述模式来铺陈剧情,就好像一段完整的乐章一般,从起势到归零,从互无关联到互不打扰,期间“春”、“夏”两个乐章,其本身的热烈与欢快,也与即兴爵士乐的欢脱节奏一致,其对应的故事部分则是男女主人公相遇与相爱的情节。充斥着冲动与试探,不确定性与合情理性的相互杂糅。

作为推动电影情节的两大关键要素——一心想复兴爵士乐的Sebastian 与从小就憧憬着演员梦的Mia 两位主人公,就仿佛是滴洒在纸张上的颜料,其中所包含的经典与情怀,随着时间的推移(电影的发展),而渐染成一抹昏黄,充满怀旧气息的光景:给予过作家托马斯·伍尔夫、杰克·凯鲁亚克无限创作灵感与激情的黑人即兴爵士乐、Mia 所指的英格丽·褒曼伫立过的窗口、她路过的那一幅著名街头壁画“you are the star”——里面囊括了卓别林、费·雯丽、马龙·白兰度、伊丽莎白·泰勒、詹姆斯·迪恩等璀璨的明星。

而这些他们所带来的情调,又反作用于他们自身,起到了强调突出角色身份的作用,将他们内心的梦想与期盼晕染到了他们所出现的每个角落、每个细节。

撇开这部电影中给观众带来视听享受的歌舞乐曲不谈(其出彩的程度是毋庸置疑的),导演达米恩·查泽雷镜头下的每一帧、每一景、每一物,都做足了功夫。

在灯塔咖啡馆(the light house)自由、狂放的爵士乐氛围里,在跃动的旋律中,Mia从烟雾缭绕的深处,窥视到了Sebastian梦想的火花,她被这坚毅又热情的光亮所吸引,走入了爵士乐的大门,也同时点燃了对Sebastian的爱意。在这本就是美国西海岸爵士大本营的咖啡馆中,在这样纯正的爵士乐园里,Mia怎能不感受到纯粹的爵士魅力,怎能不触碰到Sebastian纯朴的梦想光芒,怎能不跌入这令人眩晕的爱里?在天文台内,二人共舞在星河中的画面,正是导演达米恩·查泽雷超现实美学的完美呈现。在浩瀚的星海里,Mia与Sebastian就如同两颗熠熠生辉的明星,彼此共舞、交合;他们都被自己的梦想所点燃,被对方的光芒所吸引,又为彼此的前方所闪耀。Mia与Sebastian之间的感情,也好似在漆黑里骤然溅射开来的火花一般,和爵士乐即兴爆发的密集、欢快节奏一样,充满了骤然性——坐在男友旁边的Mia听见从紧靠在EXIT指示牌旁边的广播里传来的熟悉旋律时,她再也按捺不住,雀跃地奔向与Sebastian约定的地方。

美国新灵歌之王约翰·传奇的登场,给观众带来意外惊喜之余,却不禁让人诧异——如此狂放不羁,风格明显的歌手,居然扮演的是一个迎合市场的流行爵士乐歌手,这本身就是一个赤裸裸的讽刺。再看这喧闹镜头下,Sebastian尴尬的笑,Mia与周围涌动人群格格不入的死寂,她凝望台上爱人在如此躁动下僵硬身影的眼神。那是为爱人叹息的面容,那是为爱人心痛的眼眸。那一刻,从Mia的躯壳里,长出了一朵深蓝色的花,它在Mia为Sebastian的梦想被这喧闹所掩盖的叹息中得到滋长,又绽放的浓烈,将Mia吞噬,整个遮置于落寞的阴影之下。

诸如以上的电影镜头——象征、对比、想象,展现的不仅是演员的到位演技,更是导演对画面和情节处理的良苦用心。这位拍出令人折服的《爆裂鼓手》的导演,这次的电影,依然与音乐有关,与欢快的节奏有关。他再次交出了一张让人拍手称赞的答卷。


电影最后的结局,回到了冬天,回到了两个人再无联系的状态。当业已成名的Mia伴着熟悉的旋律,在丈夫的陪伴下走进一家名叫Seb`s的俱乐部,当登台致谢的俱乐部老板Sebastian的眉眼瞥见观众席中一脸惊愕的Mia的时候,一切都静止了。短暂的沉默后,Sebastian走向了钢琴,弹奏了那一曲尘封已久,酝酿着酒香的旋律。两个人的意识在乐声盎然的一瞬,借由这一媒介发生了交汇——接下来,在一气呵成的镜头下,二人在旧式仿真的华丽影棚与现代MV的嵌套中穿梭跳跃,用这样一种方式勾勒了另一种结局的假设——若你卸下当时的怒火,将鲁莽化作亲吻;若你没有因为现实去参加嗤之以鼻的乐队,与舞台下汹涌的人群为我拍手喝彩;若你与我一道前往巴黎,你弹琴,我演戏;若这已发生的都可以再按照截然相反的轨迹发生一次。很庆幸,拖我手的人是你;很遗憾,弹钢琴的人也不会再是你。

当镜头聚拢又扩散开来,乐曲终止,梦境散开,你弹琴,我聆听。我们当初被彼此炽烈的梦想所吸引,又因为彼此捍守的梦想而分开,我们深爱着彼此,深爱着那个因为实现了梦想,而快乐,而熠熠生辉的彼此。这是两人在意识里达成的一个共识——这,就是最好的结局。

曲罢,我们满含着热泪,凝望,微笑,道别。我们曾在穹苍下共舞,然后分开,在光年外,各自灿烂。








关联影片

相关资讯

《在穹苍下共舞,在光年外各自灿烂》的相關討論

发表
评论